1.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47 白云之神-九星之主荣陶陶是谁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陆霆川站在沈清身边,视线随着医生的话,时而看看消毒巾上的残渣玻璃,时而看向沈清脸上的疤。没人不怕疼,而伤在脸上的伤,更为敏感,饶是陆霆川也无法做到,在这种痛苦中可以闷声不吭不动弹。陆霆川伸出手,他想要摸一摸,那只修长的手无法抑制的颤抖,他抚摸沈清完好的左脸,指尖轻轻落在她纱布上,刚碰到纱布,陆霆川指尖就抖了一下,最终缩了回来。——“陆霆川你敢不敢给那个孩子做个DNA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江亦鸣的孩子,我赌你知道一切真相后痛不欲生?!?br/>沈清肚子里孩子被检查出来是五个月,按照月份来算肯定不是他的,她离开的这几个月就和江亦鸣离的最近,俩人同吃同住,还求婚了,如果不是江亦鸣的会是谁的?陆霆川不愿意承认自己犯下的错……到现在,他宁愿去相信那一纸检查单,那串用机子打出来的数字也不愿意去相信沈清口中的话。医生看陆霆川脸色发白,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说的话太重了?可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吃惯苦的人并不需要很多糖填满苦,一丝甜足矣,同样的缺爱的人也是,只要对方对她好一点,尊重一点就行。要去查那个孩子的DNA吗?倘若真的如沈清说的那样,那个孩子不是江亦鸣的是他的,那他就是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刽子手,并且还把孩子做成了标本放在展示台上供人观赏,他甚至还给那个孩子标注了“野种”二字。痛不欲生,追悔莫及,这两个词已经算好的了。这次,沈清在重症室里一躺就躺了好几天,手背上插着营养液,身下也插了尿管。身上的伤疤在药物的作用下可以愈合康复,可心里面的伤该怎么治疗?陆霆川扔了工作,几乎是寸步不离的陪在沈清床边上死死握住她的手。陆霆川红着眼睛说:“等你醒过来我带你去监狱里看苏渺,说好的互相折磨,我不死,你就不许死,你要是死,我疯了多的是人为你陪葬”这么努力活着的沈清,让人忘了她是个人不是一株草,而就算是草,倘若不想活也是会死的。这医院是救人的地方,可救不了一心求死的人,如果沈清不想醒过来,陆霆川就算耗光所有力气也没办法,没人能从老天爷手上抢人。“我明天就找医院去验DNA?!?br/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h71r6.ink/txt/194483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是会担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萌罪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谓轻舟易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晋静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淌过小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、当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情放心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它导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亚洲国产成年轻人电影 1000部辣妞范拍拍拍禁片 动漫抽插